文章搜索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家园互动>> 家教指南>> 快乐阅读>> 书香苏州>>正文内容
好书推荐——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

  

专业书评

 
    这是一个表达爱的故事/彭懿
  这是一本诞生于英国的图画书。
  头一眼看到这本风靡世界的图画书的时候,它并没有让我的眼睛为之一亮,坦率地说,我还多少有一点失望——它实在是太其貌不扬了,封面是那种旧旧的颜色,两只兔子画得一点也不可爱,特别是那只大兔子,挺直了身子就像一个山妖……
  然而读到一半,怎么说呢,我想,我这一生是再也不会忘记这个故事了,原来爱还可以这样告白!
  这是一个表达爱的故事。
  “猜猜我有多爱你?”“噢,我大概猜不出来。” ……其实,这不过是临睡前一对母子(或父子)最平常不过的对话了,但童心未泯的山姆·麦克布雷尼却借一大一小两只兔子之口,把生命中那种最原始的母子之情 浓缩在短短的一段对话里了!当小兔子拼命往两边张开双臂、说“我爱你有这么多”时,我们不禁哑然失笑:爱,还可以这样来衡量吗?可对于一个幼儿来说,这样 的比喻可能是再直接不过的了。接龙游戏似的比喻一个接着一个,天真、智慧、让人发噱,却又是那么温情感人。小兔子不管怎么比,他的爱永远也比不过妈妈来得 多、来得高、来得远,最后,他终于在一片酽酽的母爱的包裹之下睡去了。不过,山姆·麦克布雷尼在结尾又添上了一句神来之笔:“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,再从 月亮上回到这里来。”
  这个天上挂着一弯月牙的晚上,小兔子一定睡得很甜,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更爱他。
  一个这样简单的故事,却表达了人类最复杂、也是最伟大的一种情感。
  与山姆·麦克布雷尼那充满了童稚的文字相得益彰的,是安妮塔·婕朗那天然质朴的水彩画。
   安妮塔·婕朗不是一个喜欢喧宾夺主的画家,她不想让自己的画太抢眼,不想让自己的画盖过文字的风头,所以她没有使用浓墨重彩,而是特意小心翼翼地挑选了 三种近乎苔藓色调的原色:土色、淡橄榄绿色和暗蓝色。土色画兔子、大树和栅栏,淡橄榄绿色画草和树叶,暗蓝色画天。其实,这也正是安妮塔·婕朗成为世界级 画家的过人之处,因为她已经知道这是一个爱意绵长的故事了,这样做,恰到好处地冲淡了故事的甜腻。
再看她笔下的两只兔子。
  一大一 小两只兔子,也是画得相当拙朴,少许土色加上一个钢笔墨线勾画出的轮廓,就是他们的全部了。看得出,安妮塔·婕朗是在追求的神似,不是形似,她似乎更希望 读者走进两只兔子的内心世界,而不是在他们迷人的外形上流连忘返。应该说,她的目地是达到了,她画活了两只母子情深的兔子。正如亚马逊网站上的一段书评所 说:安妮塔·婕朗的画充满了活力,即使是最苛刻的读者也一定会“呀”地发出惊叹。画中的兔子富于表现力,惹人爱怜,越看越让人喜欢。
  与山 姆·麦克布雷的文字一样,安妮塔·婕朗的画里也时不时地透露出一种让人忍俊不禁的俏皮。你看,当大兔子伸开双臂说“我爱你有这么多”、当大兔子举起了胳膊 说“我的手举得有多高我就有多爱你”时,大兔子与小兔子简直是不成比例了,小兔子那么矮,而大兔子顶天立地,看上去就宛如一个高耸入云的巨人。这种夸张而 又悬殊的比例,或许在幼儿的眼中看出去并不那么怪诞吧?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没有什么能高过母亲了,这种不真实的比例反而让他们有一种安心感。

  美国的《出版者周刊》推荐说,这是一篇经久不衰的睡前故事。
   是的,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不止有一个单纯、温馨的故事,粗大的字体和不断反复的叠句,最适合父母和孩子紧紧地依偎在床上,在熄灯之前一遍又一遍地轻声朗 读了。还有什么比告诉孩子我爱你,更能让孩子安心入睡了的呢?说到这里,我又要禁不住说到安妮塔·婕朗的画了,她那柔和的色彩以及大面积的留面和接近单色 的背景,都与“睡前故事”这个样式十分吻合,营造出了一种恬静的视觉效果,一点都不刺眼。
  还有,当你给孩子读这个睡前故事时,千万不要漏看了它的扉页,就是翻开封面之后写着书名的那一页。
   这本书实际上有两个扉页,第一个是张单页,第二个是一个带版权页的跨页。你注意,在第一张扉页上,作者画了一只小兔子骑在一只大兔子的脖子上。你看,这 时的大兔子是静止不动的,而且她和小兔子的头都扭了过来,一双黑点似的眼睛望着书外,也就是故事之外的你,似乎在寻问你:嗨,你准备好了吗?原来他们是在 邀请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名叫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里。当你翻过这一页,你会看到三幅充满了动感的小图——大兔子背着小兔子扬起了后腿、准备起跳、猛地往斜上方 一蹿……这其实是一个连贯的起跳动作——这一跳,两只兔子就跳到了后面的正文里。
  于是,我们看到小兔子紧紧地抓住了大兔子的长耳朵,听到他问妈妈:“猜猜我有多爱你?”

 

专业书评

 
    这是一个表达爱的故事/彭懿
  这是一本诞生于英国的图画书。
  头一眼看到这本风靡世界的图画书的时候,它并没有让我的眼睛为之一亮,坦率地说,我还多少有一点失望——它实在是太其貌不扬了,封面是那种旧旧的颜色,两只兔子画得一点也不可爱,特别是那只大兔子,挺直了身子就像一个山妖……
  然而读到一半,怎么说呢,我想,我这一生是再也不会忘记这个故事了,原来爱还可以这样告白!
  这是一个表达爱的故事。
  “猜猜我有多爱你?”“噢,我大概猜不出来。” ……其实,这不过是临睡前一对母子(或父子)最平常不过的对话了,但童心未泯的山姆·麦克布雷尼却借一大一小两只兔子之口,把生命中那种最原始的母子之情 浓缩在短短的一段对话里了!当小兔子拼命往两边张开双臂、说“我爱你有这么多”时,我们不禁哑然失笑:爱,还可以这样来衡量吗?可对于一个幼儿来说,这样 的比喻可能是再直接不过的了。接龙游戏似的比喻一个接着一个,天真、智慧、让人发噱,却又是那么温情感人。小兔子不管怎么比,他的爱永远也比不过妈妈来得 多、来得高、来得远,最后,他终于在一片酽酽的母爱的包裹之下睡去了。不过,山姆·麦克布雷尼在结尾又添上了一句神来之笔:“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,再从 月亮上回到这里来。”
  这个天上挂着一弯月牙的晚上,小兔子一定睡得很甜,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更爱他。
  一个这样简单的故事,却表达了人类最复杂、也是最伟大的一种情感。
  与山姆·麦克布雷尼那充满了童稚的文字相得益彰的,是安妮塔·婕朗那天然质朴的水彩画。
   安妮塔·婕朗不是一个喜欢喧宾夺主的画家,她不想让自己的画太抢眼,不想让自己的画盖过文字的风头,所以她没有使用浓墨重彩,而是特意小心翼翼地挑选了 三种近乎苔藓色调的原色:土色、淡橄榄绿色和暗蓝色。土色画兔子、大树和栅栏,淡橄榄绿色画草和树叶,暗蓝色画天。其实,这也正是安妮塔·婕朗成为世界级 画家的过人之处,因为她已经知道这是一个爱意绵长的故事了,这样做,恰到好处地冲淡了故事的甜腻。
再看她笔下的两只兔子。
  一大一 小两只兔子,也是画得相当拙朴,少许土色加上一个钢笔墨线勾画出的轮廓,就是他们的全部了。看得出,安妮塔·婕朗是在追求的神似,不是形似,她似乎更希望 读者走进两只兔子的内心世界,而不是在他们迷人的外形上流连忘返。应该说,她的目地是达到了,她画活了两只母子情深的兔子。正如亚马逊网站上的一段书评所 说:安妮塔·婕朗的画充满了活力,即使是最苛刻的读者也一定会“呀”地发出惊叹。画中的兔子富于表现力,惹人爱怜,越看越让人喜欢。
  与山 姆·麦克布雷的文字一样,安妮塔·婕朗的画里也时不时地透露出一种让人忍俊不禁的俏皮。你看,当大兔子伸开双臂说“我爱你有这么多”、当大兔子举起了胳膊 说“我的手举得有多高我就有多爱你”时,大兔子与小兔子简直是不成比例了,小兔子那么矮,而大兔子顶天立地,看上去就宛如一个高耸入云的巨人。这种夸张而 又悬殊的比例,或许在幼儿的眼中看出去并不那么怪诞吧?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没有什么能高过母亲了,这种不真实的比例反而让他们有一种安心感。

  美国的《出版者周刊》推荐说,这是一篇经久不衰的睡前故事。
   是的,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不止有一个单纯、温馨的故事,粗大的字体和不断反复的叠句,最适合父母和孩子紧紧地依偎在床上,在熄灯之前一遍又一遍地轻声朗 读了。还有什么比告诉孩子我爱你,更能让孩子安心入睡了的呢?说到这里,我又要禁不住说到安妮塔·婕朗的画了,她那柔和的色彩以及大面积的留面和接近单色 的背景,都与“睡前故事”这个样式十分吻合,营造出了一种恬静的视觉效果,一点都不刺眼。
  还有,当你给孩子读这个睡前故事时,千万不要漏看了它的扉页,就是翻开封面之后写着书名的那一页。
   这本书实际上有两个扉页,第一个是张单页,第二个是一个带版权页的跨页。你注意,在第一张扉页上,作者画了一只小兔子骑在一只大兔子的脖子上。你看,这 时的大兔子是静止不动的,而且她和小兔子的头都扭了过来,一双黑点似的眼睛望着书外,也就是故事之外的你,似乎在寻问你:嗨,你准备好了吗?原来他们是在 邀请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名叫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里。当你翻过这一页,你会看到三幅充满了动感的小图——大兔子背着小兔子扬起了后腿、准备起跳、猛地往斜上方 一蹿……这其实是一个连贯的起跳动作——这一跳,两只兔子就跳到了后面的正文里。
  于是,我们看到小兔子紧紧地抓住了大兔子的长耳朵,听到他问妈妈:“猜猜我有多爱你?”